当前位置: 新会古典家具网 -- 综合资讯 -- 行业新闻
红木家具为何跌落凡间?

在几乎每个红木家具店里,“镇店之宝”级别家具动辄百万元上下,不远处却往往存放着万元左右的亲民价家具。红木家具是富贵的象征,如今为何变成一副“跌落凡间”的模样?山东青岛的从业者说,背后的故事很长。

销售额虽高不够交房租

做了近20年红木生意,陈艳春也对眼前的红木家具市场感到意外,近期他店里就来了不少“特殊”的顾客。一位女士到陈艳春的店里购物,自称一个月工资3000元,但打小喜欢红木家具。“她一进门就找9000多元的沙发5件套,说要享受下好家具的日子。”陈艳春说,近期像这位女士一样冲着不足万元的沙发五件套而来的顾客不少。

从华阳路多家红木家具商铺了解到,在各种促销信息的传播下,吸引了市民前来选购。“现在的一些红木家具价格挺低的了,跟一些板材家具、其他实木家具相比,几乎都有同一价位的商品,使得平民价红木家具有了较强的竞争力。”一名销售人员表示。然而,在热闹的场景下,红木家具经营者内心却不甚平静。“那种不到1万元可以买到沙发5件套,根本不能带来多少利润。”陈艳春在近期一个周末卖出10万多元的货,结果算下来利润都不够交房租。

根在原材进口依存度高

原材料“趋紧”改变了行业。据悉,国内红木资源少,红木原材的进口依存度超高,存在着产业发展与资源紧缺的矛盾。

2016年多国颁布木材出口禁令或收紧木材业务,以及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第17届缔约国大会宣布实施覆盖全部的黄檀属等。很快,国内红木原材价格普涨。持续下来的高昂的红木原材料,使得市场不得不惨淡经营。中国木材价格指数网发布今年7月月评时,描述红木市场“严重缺乏利好”。

为了削减成本,也为了拿到好木材,与岛城一名红木家具商人相熟的广东木材商人王先生,近两年频繁往国外跑。“3年前他到缅甸包下了一片山头,根据当地的法规,对木材进行初步加工后,一点点儿地往国内运木材。”王先生说,受当地政策影响、碰上红木原材料涨价、国内红木市场行情惨淡等影响,王先生一年之内就亏本1亿元。

成本压力逼迫全力生产

今年46岁的何志荣,1991年进入红木行业。他说,从根据款式选择原材料、下料,再加上烘干、雕花、打磨等步骤,会用到一些机械,不过人工的作用始终无法替代,“总费用可以说‘一半工一半料’,也就是用工方面的费用和木料费用差不多。”

为何人工费用如此之高?以何志荣为例,像他差不多年龄、水平的工匠还留在一线的人少之又少。据他回忆,早些年工匠会蜂拥到家具厂找活干,厂家可以在其中选择水平高的人;后来家具厂找不到合适的工匠,出的价钱越来越高,对手艺的要求则越来越低;此外,年轻人入这一行的也越来越少。何志荣说,如今家具厂为了留住有经验的木匠工人,为了保住市场占有率,都开足马力去生产:“压力还来自前些年蜂拥而至的资本,储存了大量的原材料,急于让资金周转起来,只能尽快生产销售。”

为了销售“难用”好手艺

陈艳春说,他销售的不足万元的沙发五件套,卖一套厂家要搭进去1000元,“有些资本急于周转之下被迫促销。”也有从业者指出,红木家具行业这些年里存在着一些乱象,比如滥竽充数,消费者对红木家具的不信任,也是家具不得已不降价揽客的原因之一。

在何志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