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新会古典家具网 -- 古典家具文化 -- 古典红木文化
周京南:故宫南大库家具撷英 内廷雅室书卷香

故宫南大库家具展厅里,靠西侧展出了一组书房家具,由紫檀围屏、嵌铜花罗汉床、香几、朱漆长桌和紫檀长桌、彩漆圆转桌组成。

乾隆书房家具
乾隆书房家具

在这个场景中,靠墙处陈列着一堂紫檀剔红嵌铜花罗汉床及紫檀边框山水图围屏,罗汉床为五屏式床围,紫檀边框,靠背及两侧扶手围子上均髹饰剔红漆地,上面嵌有铜镀金龙纹葵形花板,床面装藤屉,面下边沿雕饰连续回纹一匝,窪膛肚牙板,内翻回纹马蹄足,床上放置一柄白玉如意和紫檀嵌象牙卷轴式书画包装匣,罗汉床两侧左右对称陈列一对紫檀六方喷面香几,面向观众视角的右侧香几上陈设有一尊明宣德款梵文罐。罗汉床前方是一张朱漆描金云蝠纹长桌,桌上横撂着一函图书,再往外分别陈设有紫檀雕花长桌及彩漆描金独腿圆转桌。紫檀雕花长桌通体以紫檀木制成,雕工繁琐,桌面长方平直,打槽装板,冰盘沿儿线角,面沿下雕饰回纹,下有束腰,束腰上开有云纹透孔,束腰之下为透雕攒拐子牙条。

四条桌腿为直腿方材,腿足下端雕成内翻拐子纹,下踩托泥,牙条与足端有一根雕有回纹的竖枨相接。在这件雕花长桌上摆放着一函图书和一件紫檀嵌白玉雕群兽小插屏。长桌的对面是一张彩漆描金独腿圆转桌,此圆桌通体彩绘描金花卉纹,转桌的桌面呈葵花形,桌面绘饰描金如意云及各种花卉,桌面边沿立面浮雕如意拐子纹,面沿下方设有暗屉一圈,桌面之下为一个立瓶式圆柱独腿,支撑着桌面和下面的底座,独腿分为两节,为了加强桌腿的稳定性,上节以六个描金花角牙支撑桌面,下节以六个站牙抵夹圆柱,下节圆柱顶端有轴,上节圆柱下端有圆孔,套在轴上,桌面可左右转动。

紫檀雕花长桌
紫檀雕花长桌


彩漆描金独腿圆转桌

立柱桌腿下承葵花底座,座下为壸门牙子,下带龟足。圆桌桌面上陈设有端石砚台、珐琅暖砚、紫檀带纽白玉三足盖炉和紫檀磬架,这件葵花圆转桌采用的是立瓶独腿结构支撑桌面,其设计风格,应当是受到了西洋家具的影响,再经过匠师的改进,形成了造型新颖别致、独具特色的家具款式。圆桌前方的地面上陈设有三足铜炉和盆景各一。此件圆桌与其对面的方桌,一方一圆,左右陈设,相互呼应,别有意趣。

这组陈设是按照《乾隆是一是二图》(又称《弘历鉴古图》)里的场景复原的。在故宫博物院珍藏的这幅弘历书房自画像里,我们看到,乾隆帝坐在罗汉床上,悠闲自得地展卷阅读,旁边一小童子正在长方桌前专注地研墨,罗汉床后面背靠乾隆帝自画像山水屏风,两边的桌案高几上摆满了铜鼎彝器、图书文玩,这是一幅典型的清宫内廷的书房布置。


《是一是二图》

而乾隆的这幅《是一是二图》里的家具陈设,并非主观臆想,而是有所本的,它的陈设理念就是来自于明代画家仇英的《临宋人画轴》。明代中后期是一个文人崇尚优雅生活的时代,彼时的文人多为有钱有闲的阶层,其中有大批受过良好教育的官宦世家子弟,一生都是在“玩乐”过程中渡过的。他们可以花一年的时间复原一首古曲,花半辈子修复一张古画,花一生收藏古籍,也包括在自己的书房内陈设清玩,追摹古人,以示高雅。仇英的《临宋人画轴》虽然是仿宋人画,但是展现的却是明代文人书房的内景。画面中心为一屏一榻,榻上坐着一个文人,左手持卷,目光转向右侧,足下是一个脚踏;床榻上面的右侧为一靠几。画面右侧有一书案、绣墩,案上放置着书函琴棋。画面左侧一童子站于长桌旁,正手持注子,弓身前倾,向盏中注酒。酒盏边除了果盘之外,又设砚台一方。画面左下角是一个茶炉,纱罩下放着饮茶用的托盏明代文人经常在书房内召集文友,进行雅集活动。画面中文人榻后的独扇屏风,在屏心上绘有汀洲芦雁图,在屏心左侧上方有画中主人的自画像,是图中主人公的写真,与主人公形成一高一低、神情如一的“二我”像。


仇英《临宋人画轴》

入清以后,来自东北白山黑水的满族迅速接受了汉文化,经过前几代帝王顺治、康熙、雍正孜孜不倦的努力,开疆拓土,平定天下,建立了有清一代的牢固基业。到乾隆帝继位前,祖宗给他留下了一笔丰厚的财产,国力鼎盛,经济繁荣、库府充裕、社会安定,户口大增,经济、军事、文化达到了封建社会前所未有的高峰。清代开国统治者深谙历朝历代帝王治国的兴衰得失,意识到惟有让自已继承者们从小接受全方位的教育,拥有较高的学识和深厚的文化底蕴,才能培养出优秀的品德和健全的人格,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,从而避免重蹈前朝灭亡的复辙,因此制定了完善的皇子教育机制。雍正开始设上书房,聘请徐元梦、张廷玉、梁诗正、朱轼等名流宿儒为老师,以教育皇子们。

这些老师多数都来自江南地区,学识修养极高,品行端正。每天早上四点,皇子皇孙们就要进书房温习功课,天还黑着,此时师傅还没来,只有几个苏拉、太监在皇子皇孙们的朗朗读书声中倚柱而寐,残睡未醒。六点钟师傅到来开始授课,下午师傅出宫。而这些“苦命”的皇子皇孙们还要接着学满语练骑射功夫,直到日落才能休息。

清朝皇子教育的内容,大体来讲可分为三个重点,即汉文、满文与骑射。据清人福格之《听雨丛谈》所记:“每日功课,入学先学蒙古语二句,挽竹板弓数开,读清文书二刻(三十分钟),自卯正末刻(六时四十五分)读汉书,申初二刻(三时三十分)散学。散学后晚食。食已,射箭。”赵翼《檐曝杂记》中也说:“既入书房,作诗文,每日皆有课程,未刻(三时整)毕,则又有满洲师傅教国书、习国语及骑射等事。”

从上述记载来看,每日课程安排的时间先后或有不同,但内容大致相同。内容广泛,文武兼修。清朝皇子教育的培养目标是要将皇太子和诸皇子培养成能文能武,满汉文化兼备,既熟知四书五经,又精通国语骑射;既有治国之术,又能领兵打仗的栋梁之材。

而弘历就是在这样严格的教育环境下培养出来的,弘历少年和青年时代得到名师福敏、蔡世远、朱轼等的教导,研经习史,熟读儒家经典,作文吟诗,又酷爱书法、图画、文物,精娴音律、热心园林建筑,全面通晓中国的传统文化。

他的爱好和才能是多方面的,兼具学者、诗人、艺术家、鉴赏家的气质。继位后的乾隆帝,身上还带着多年饱读诗书熏陶出来的书卷气质,他在继位初年给大臣的一次行文中称自己为书生:“夫读书所以致用,凡修己治人之道、事君居官之理,备载于书……朕唯恐人不足当书生之称, 而安得以书生相戒乎?若以书生相戒,朕自幼读书宫中,讲诵二十年未尝少辍,实一书生也;王大臣为朕所倚任、朝夕左右者,亦皆书生也……至于‘书气’二字,尤可宝贵:果能读书、沉浸蕴酿而有书气,更集义以充之,便是浩然之气。人无书气,即为粗俗气、市井气,而不可列于士大夫之林矣。”

作为九五之尊、高高在上的帝王,乾隆帝并没有刻意夸大自己的帝王身份,而是以自己的文人气质自豪,这是难得可贵的。在实际生活中,弘历也在政务之余,手不释卷,追摹古风,对于传统文人的休闲生活表现出浓厚的兴趣,命宫廷画师画了很多幅自己身穿汉装、吟诗作画的作品。而他对于明代文人书房也是极为推崇,仿照仇英的《临宋人画轴》绘制了一幅相似的作品,并题词“是一是二,不即不离;儒可墨可,何虑何思”,这就是《弘历是一是二图轴》(《弘历鉴古图》)。与仇英作品相比,画中的主人公的身份发生了变化,由无所羁绊的布衣文士变成了方巾道袍的帝王,陈设细节有了不小的变化,所有的家具都换成了清式风格家具,仇英的画中文人是坐在没有靠背扶手的榻上,而乾隆画中的人物,则是坐在一张带有靠背扶手围子的宽大罗汉床上,身后屏风上的《汀洲芦雁图》换作了一幅“四王”风格的山水,靠几换成了如意;纱罩下饮茶用的托盏,变成了玉璧和青铜觚。原图平视的视角也变成了微微的仰视,前朝文士风流逸趣的书房,摇身变作堂皇富丽的宫廷书斋。但是,房中家具摆放的总体格局没有变化,只是画屏对面的小盆景因为视角的关系,湮没在珍稀古董的光芒之中。

清人绘《乾隆帝古装像》中,装扮成普通青年汉族文人的乾隆

清人绘《乾隆帝古装像》中,装扮成普通青年汉族文人的乾隆

故宫南大库家具展厅陈设的这组乾隆书房家具,忠实地还原了《弘历是一是二图》里的场景,为我们再现了当时国力昌盛的历史背景下,文人情怀浓厚的盛世天子乾隆无忧无虑、怡情翰墨、醉意诗书的幸福生活。

全联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专家顾问、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周京南
全联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专家顾问、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周京南

(来源:《中国艺术红木》杂志2019年年刊  周京南∕文  何欣仪∕编辑)

(备注:本栏目的部分文章来自于互联网,若因此侵犯了您的权益.请及时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信息,并对此深表歉意.但不会承担其他责任. )
分享到:
文章来源:新会古典家具网
发布时间:2019/3/6 0:00:00
相关栏目最新信息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申请友情链接 | 合作网站:隆都红木家具网 大涌红木家具网 品牌红木网
地址:广东江门市新会古典家具城 电话:0760-88881271 QQ群:100372062(江门古典家具联盟)
中文搜索:新会古典家具网 主办单位:新会古典家具网 运营单位:品牌红木网
粤ICP备09073361号 版权所有(2010-2019):新会古典家具网 制作与维护:品牌红木网